中东司法所助两名传销活动受害人达成 10万元庭外赔偿和解协议

2018年68日,在中东司法所工作人员第二次主持调解下,两名同是被传销活动侵害的当事人,最终就法院的生效赔偿判决达成了10万元人民币的庭外和解赔偿协议。

2016年过完年后不久,为了改善自家拮据的家庭经济状况,中东镇三哨村的何某付独自一人来到福建省连江县打工,不慎误入了传销组织。20166月,被传销组织洗脑的何某付为了拉人头,回到扶绥县中东镇老家,对自己的朋友黎某仁谎称可以为其介绍对象和找一份好工作,并于2016712日,将黎某仁骗至位于福建省连江县的传销窝点内,后由何某付的同伙对黎某仁进行非法监禁。黎某仁为逃离传销窝点,爬窗外逃,在逃离过程中不慎坠楼受伤后被送到医院进行治疗。20176月,何某付到公安机关自首,20171024日,经连江县人民法院判决(福建省连江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17)闽0122刑初324号),何某付因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并赔偿黎达仁经济损失185306.14元。

2018年1月服刑期满后,何某付获得释放并回到自己位于中东镇三哨村的家中。此时他家的经济状况比自己入狱前更加困难,面对法院生效的将近19万元的赔偿判决,何某付一家实在无法承担。何某付几次找到自己当年的朋友黎某仁说明其家现在的经济状况,讲述了他自己其实也是传销活动的受害人,自己并没有从拉黎某仁入伙传销的这一犯罪行为中或得过任何经济收入,反而因此获刑10个月的实事。请求黎某仁适当减免一些赔偿金额并延长赔付期限。而黎某仁却误以为何某付不想赔钱给他,于20184月向连江县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当何某付收到连江县人民法院发来的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后,他也意识到了单靠自己出面与朋友协商已经无法解决赔偿问题了,于是何某付找到了三哨村委求助,三哨村委在了解详细情况后,村治保主任钟永进和何某付一起来到中东司法所,申请中东司法所就赔偿款项,赔偿方式及期限等主持调解。

2018年516日,在中东司法所工作人员的主持下,何某付和黎某仁就赔偿款项,赔偿方式及期限等进行了首次协商。协商过程中司法所工作人员了解到,黎某仁并不是不了解何某付的家庭经济情况,也对何某付误入传销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黎某仁也同意减免一定的赔偿金额,但就是担心没有一个中间方见证,自己与何某付的私下协议没有法律保障。最终在司法所工作人员对相关法律的解答和双方自愿协商下,达成了初步赔偿协议。当司法所工作人员将拟好的协议书交到黎某仁手上时,黎某仁又提出要回去就协议内容向当初代理自己案件的律师咨询后才能签字。201868日,当黎达仁收到自己律师从福建寄回的挂号信后,第一时间约何某付来到司法所,并将律师拟的赔偿协议书交到司法所工作人员手中,要求何某付按该赔偿协议书上所列的事项进行签字确实。但当司法所工作人员认真查看该协议书的相关条款时发现,律师在之前初步协议书的内容基础上,增加了一条何某付如因意外丧失劳动能力,要由其妻子,父母,子女和兄弟姐妹等继续履行赔偿义务的条款。司法所工作人员当场指出了该条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中关于债务不予继承的相关规定,并向黎某仁解释了何某付的债务其父母,子女和兄弟姐妹在什么情况下是没有义务承担的相关规定。最后在司法所工作人员的再次主持下,双方终于就赔偿款项,赔偿方式及期限等达成了庭外和解协议。经过司法所工作人员的耐心解释,何某付也愿意全额支付因黎某仁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所产生的两千七百多元费用。

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存在执行难的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只要双方当事人自愿就生效判决进行协商,并最终达成合法公平的和解协议,人民法院对此是鼓励和认可的。因此,只要有一个像司法所这样的公办为民机构,秉着公正公开自愿的原则,并由具有一定专业法律知识的工作人员主持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无疑也是一种让公平正义得到执行的有益方式。

在中东司法所工作人主持下,两名同是传销活动的受害当事人就法院生效的赔偿事宜进行协商

  

通过自愿平等协商,双方当事人在司法所工作人员的见证下,分别在庭外和解赔偿协议书上签字

分享到:更多 ()